谁说戏子本无夜夜爱夜夜干夜夜骑情

她,美颜四方,是远近闻名的当家花旦,梅。    他,清秀丑陋,是毫无名声的小小记者,朝。    为什么说“缘”是情的根呢?因为情从缘起。    他本是抱着被回绝的心态来请求采访的,却未曾想到厌烦采访的她会承受。突如其来的幸运,使他红了脸,而在看到卸下妆容的她后更是紧张到说不出话来。但好歹身为一名记者,根本素质也是有的,他渐渐地镇静了下来,开端询问早已相好的问题。    待朝走后,梅的侍儿――青儿,问道:“小姐,为什么要承受这个青涩小子的采访呢?”看他那个模样,哪有本事把小姐的好写出来呢?    “只是,觉着他有趣罢了。”是啊,这人的眼神竟可以如此清澈难道不有趣么?    旦日,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他的文章,且不说从文章中显露出不凡的文采,就说梅承受了采访就足以震惊大家。一时间谣言四起“那个小记者是梅的情人吧?”“那个小记者好手段啊!”……而关于这些蜚语,梅也不去澄清。因为,这就是我的我意图啊。    “多谢各位的捧场,明天的这场戏……”戏班主在台上飞洒着口水,神情冲动。而此时的梅在后台紧张得心脏直跳,想到刚刚让青儿送去的那封信,就更紧张了。    “芍药开,牡丹艳,春光无限……”嗓音依旧柔美入耳,身段依旧妖娆妩媚,双眸也依旧看向隐藏在戏客中的他。也许,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次她并没有转开目光。    爱情似乎变得很容易,他和她在信中互诉衷肠,青儿见着小姐开心的笑颜也就无怨无悔的当起了信使。    只是,倾城的容颜吸引来的不只是有无数的看客,还有“风流张”。说起来风流张也是一位丑陋公子哥儿,而且也是一位文吐不凡的才子,只是喜爱调戏妇女,因而得到“风流张”这一称号。    张对梅也是倾心已久,但是从她的言行中看出她是为清纯不可亵玩的男子,而自己又早已风流成性,即使可以为了她而改动,但恐怕她也不会相信。然而,现如今看着台上的她与那小记者眉目传情的模样,心中甚是煎熬。但他若是她的良配,自己也夜夜干夜夜撸不是不可以死心。可这人!他明明已经成家,家中还有一双儿女!    张不愿伤害她,但更不愿她被欺骗。所以,张在纠结了好几日之后决议通知梅真相。但是啊,沉迷于爱情里的女人是麻木的,他不愿相信张的话,还吼道:“即使这是真的又如何!这是我活该!我爱了,那么我就认了!当小的又何妨,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够了!”她的一番话吼退了张,但却没有吼散自己心中的恐慌,困为这一切,他都未曾提到过。    当晚,她约他在光同客栈,他如约而来,看着客房里布满的红绸,心中顿时了然,要断了这情了。    梅穿着大红嫁衣从屏风后走出来。靡丽妖冶,抬眸谈笑间便可衬得这世间所有美妙都暗淡无光。她快步向前,正欲启齿时,他便说道:“对不起,我不能娶你!”本就惴惴不安的她竟在这一瞬间平静下来。    “是因为你的妻子和儿女吗?”听到这话他瞪大了眼,看夜夜干夜夜2013到他吃惊的神情就知张说的是真的了。“你可知,我并不介意当你的小妾。”说着,她脱起了衣服。是的!她想把自己交给他,想用这卑劣的手段留在他的身边。    “可是我介意!”他的话打断了她的举措,他看着她时眼睛,一字一句道:“你只是个戏子却偏有着不该有的清高,十个戏子九个妓,你怎么配嫁给我?”看着她流下的红泪,他毅然转身。    对不起,是这样的我配不上这样清纯的你。一滴泪,没入尘土。    十日后,张府举行婚礼。新娘面容憔悴,可依旧美丽动人,只是少了些生气。“张公子,祝贺啊,终于抱得美人归。这可羡煞旁人啊!”……    在婚礼上最不缺的就是祝福、贺喜,但事实上,梅嫁给自己是不是一件喜事自己并不能确定,但这却是一件幸事。或许,她这辈子也不会再爱上他人,但只要她可以陪着自己渐渐变老,便己满足。    一段情,一个结,一场梦,三人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