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夜夜干夜夜射夜夜骑子欲养而亲还在!

文/花汐颜  一直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有些情感,终是不能常相伴。  任务、生活,地域、间隔,种种无奈的桎梏,流失了许多与亲友们亲近的时间。繁忙之余,守护的心总觉疼痛,却没有救治的良方。  人生里,身处盛年之期的我们,都要为生计和事业不停奔波。也有心,想照顾好各种在乎的关系,而现实,总是令心愿屡屡空叹!  这世间最令人伤痛的事,莫过于与至亲挚爱生离死别!这种见证,也最让人揪心,最让人感念!  六年前在驾校认识的樱姐姐的母亲去世了。生活号的冤家圈看到她发的长文,深情打97 夜夜干动的话语,句句戳心,我也跟着伤心的不能自已……  记得三月底,前往张夏杏花节的头一天,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姐姐带着哭腔说,她在老家,母亲住院了,马上要入手术。当时我还安慰她,等动了手术病就好了,别太忧伤。挂了电话,我心里想着:过些天再给姐姐打个电话,问一下病情。估量那时,姐姐的母亲也该出院了。  然而,上天不懂人情,不懂怜惜,没有因为儿女的祈愿改动定数。母亲,还是走了。  下午时,给姐姐打了电话,听她悲恸的诉说,我也陪着她哭了很久。  姐姐懊悔地说,这几年,忙于商场和店面熟意,奔波于进货发货,济南的家间隔老家菏泽又很远,也就极少回去。看望和陪伴母亲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她一直日日撸夜夜干 鲁大妈以为还有很多时间尽孝,从未想过,命运原来是这样的残酷无情。母亲突然得了绝症,短短二十几天的尽力救治和陪护,终是留下太多遗憾与亏欠!  姐姐一再嘱咐我,一定要多陪陪母亲,再忙也要多打几个电话,常回家看看。不要像她一样,等失去了才知道懊悔。  “子欲养而亲不待”父母在的时候,总以为孝心来得及。然而岁月不等人,想尽心的时候,往往已来不及……  人到了一定年龄,隐隐地会惧怕一些事。去年开端,我就很怕家里长途电话铃声突然在不常规的时间响起。母亲和婆婆一年年变老了,自己虽然不敢说,可暗自担心着她们的身体安康。两位父亲已在天国相聚,只愿母亲们在人间的日子可以安稳长久一些。  命运如此,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编排,必然有很多的无奈,缠绕心头。为了事业,自己安顿的家远离故土。平时没时间回去,每年年假,三千八百里归乡路,再辛苦也要风尘仆仆地赶赴。可陪伴的日子,终究长久。  父母老了,儿女却远了。不能在身边陪伴照顾,辛苦生养一场,又有何用呢?!  花钱表心意,母亲们总是见怪。想接婆婆来住,哥嫂姐姐都不同意,说母亲年岁大,身体禁不住远途折腾。我和先生离家这些年,孝顺的哥姐付出了很多,他们也都表示了解我们,还常常反过去好言劝慰,说,让我们在外安心做事业。每次电话里,婆婆都说家里一切都好,她也很好,不让我们惦念着。  至于母亲,更是放不下繁忙的哥嫂,离不开从小看大的小侄;还思索我们每天起早,心疼我们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  还是得语重心长地道一句:不幸天下父母心啊!  我不知道未来的某天,会不会像樱姐姐那样,心存无限懊悔,却再无法补救……  远乡的母亲,惟愿您安全安康。年年岁岁,能让女儿陪伴您的时间,再多一点。  我们终是俗人,注定与俗事纠葛不清。不能把所有在乎的人,都照顾的八面玲珑。一些寻常又重要的情感,唯有尽力珍惜,尽心呵护。  岁月累积,人情债也会欠下。做不到人生完满,尽力之余,只希望内心的愧疚,能少一点。  (QQ:664524148_ PS:谢绝平台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