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夜夜撸 夜夜骑 夜夜干归人

风雪夜归人/小时候,没觉得贫穷是什么滋味,只怕人世间天生就是那样,夜幕里见爹裹着一身雪花推门而入倒有一种喜悦感,爹回来啦!长大些,到脑海里具有了点剖析问题的理性、感性知识时,再见爹风雪里回家,就有一种淡淡的凄楚感了。再后来结合读“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进一步会有种悲慨凄婉、闹心脑肺的觉得了。而今呢,而今谁还会有这种觉得吗?随着社会向前疾速开展,物质生死水平的显著提高,而今也许那种外观方面凄凉的现象会越来越少,但内在方面郁郁寡欢的东西保不准还是抹去不了,甚至更为严重!    鹏程桥是安徽广德地界最普通不过的一座桥。早年小桥,现在大桥。但虽一桥之隔,却会咫尺天涯。风雪里如果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彷徨在这座桥上,欲进又退、欲退又进的,我说无论什么时代都会觉得悲凉的很,因为对面有他的家、有他的娘,而他无法轻易接近。    大平原先在镇上开了一家五金店,一开端生意还不错,渐渐的生意就一般了。不是他经营不善,而是店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剧烈。总共这面大的水面,全是鱼也分不了多少啊,何况比大平有人脉关系的大有人在呢!大平思前考后,干脆丢给老婆一团体打理,自己和一群狐朋狗友倒腾起古玩什么的来。古玩有这么好来钱的吗,那可是有钱人干的,一旦看走眼,血本无归。呵呵,盗墓来钱。那就明里叫倒古玩,暗地里钻荒山野岭里找死人要钱。但这可是犯法的事啊,搞不好就出来了。其实我们江南地域哪来这么多古墓,无非就是些没主的荒冢野坟,能有多大油水呢,听人家凑巧的弄了些值钱的东西就眼热上了。西王沟羊发金锄土弄了两根金叉卖了八万元钱,后来连命也丢了。尚前村老章家起屋挖了一窖,多少年过来了也没见他家发什么大财,倒传的神乎其神。前堆村芮腊宝晒土,刀币、细铜钱、破瓷碗、旧陶瓮铺了大半个屋子根本上最多几十元钱一个都陆续卖了,人家还挑来捡去的不稀罕。大平要靠这个发财也不靠谱。那是一定的哦!哪怎么办么?年华似水,只要你有足够的耐烦,人生也许会有些奇迹发作呢!    真有奇迹发作,在大平折腾来折腾去的第三个年头。一个六十岁左右老板模样的人找上了门。大平很是诧异,并管他叫爹。原来这老汉才是他亲爹,现在家里的爹是娘嫁过去叫的爹,属于后爹。大平小时候亲爹就一把瓦刀一根席条出闯大上海。若果年后,同出去的老五头、松良伢都发了洋财衣锦还乡,爹也回来了,却是和娘离婚的。从此爹就像只雄心壮志的鸿雁一样飞走了。这回怎么就想起回来找儿子了呢!爹说,年岁大了思念家乡,人总要落叶归根,想想以前亏欠了你们,回来也想补偿一番。大平也没这个要沾光的念想,反正跟娘过,已有二十多年没跟他交往了,虽然中间会有些接触,根本是去看奶奶偶尔遇上的,听说他自己又构建过几回家庭了,要算是后娘一个比一个嫩。呵呵,男人不能有钱,一有钱没一个好东西哦!虽然是亲爹,基本没多少感情,但既然你来了,大平倒依然把他当爹看待,有吃有住的对他。耶,他还动真格了!大平啊,我这次回来真的是想帮你们一把的,听奶奶说你们过的不如意,你干的那些活,赚不了钱,你也不是干那项的料,我这里有十万元钱你先拿去用,因为这些年的打拼我也有些路,我还准备办一个扳金工具制造公司让你经营经营,一切资金销售我都帮你搞妥,这段时间你帮着联络镇政府,我要买三十亩的地,如果有现成的厂房要出售的更好。看着爹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夜夜干,夜夜,大平开端有些意外了,我当讲客气话呢,感情爹讲的是真的啊!    毕竟是父子,改动不了血肉亲情,大平帮爹更是帮自己,热情绝后低落地开端运作起来。当地政府也很积极,招商引资可是件大坏事,但买地比较金贵,没有什么多余的地。事也凑巧,正好有一现成的厂房要出售,就是那种什么都弄好了,惋惜市场不景气了,一路的下滑,开工就是亏本的买卖,只好歇手不干转让的那种。经济社会,风云变幻,谁也难说的清。经镇政府牵线搭桥没多久就办成了,连厂房办公楼在内付了三百多万,惋惜太小了点,只有二十亩,小就小点吧,看今后有时机再扩展。公司正式成立,法人先是爹,爹说等企业走上正轨后再改为大平。爹还说了,搞企业必须要融资,一是用厂房、土地证等向银行贷款,同时也可在冤家圈里借贷,不能光用自己的钱,就是要有借鸡下蛋的经营理念。爹的话大平爱听,真是这么回事,也心想,自己倒有几个有钱的哥们,因为哥们都有个有钱的爹。他们早听说大平爹回来帮大平办厂,那些平时玩的要好的哥们也起劲,见厂房都买了更来劲,这回大平要发了。大平照爹的意思说,有兴趣投些钱在外面分红吗?我们生产的产品可是专门出口欧洲的哦!几个哥们还真有些闲钱闲的慌,正愁没法钱生钱呢,仅三个就先投进二百五十多万再说。爹的路更多,有厂房、土地证还有欧洲的购销合同,投出去的钱更多,没多久就共吸引资金达一千多万了,证明这个项目还真是有前景的。开端进设备,招工人,要显身手喽!    呵呵,还是那句话,男人不能有钱,一有钱就没一个好东西!这不,大平买了车子,出入高档娱乐场所,还美女搂搂,一口吻老板的装备和气派了。爹说,大平,这段时间觉得你办事才能不复杂,我很担心,决议把厂的法人资格转给你了,我老了,精神毕竟不够,一切都是你的呢!大平那个打动啊,爹二十来年难得理睬自己,现在一来就给一个大事业,要算是薄积厚发啊!还真没几天法人就变更了,大平真真正正的成为了老板,心里和脸面上都扬眉吐气、风景无限,哪像以前开小五金的、捣鼓什么古董兼盗墓行当的哦!    前些天爹说有事去外地一趟,都好几天了还没回来,打他手机关机。大平担心爹的安全,火急火燎。后来总算接通了,爹说,大平,我没事,现在忙,待会回电话你,说完就挂了。大平话也没搭上两句,再打又关机了。猛然之间,大平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自己卡上就几万元的日常开支钱,其余的还都在爹的账上。难道?!不会吧!……。都说世上只有坑爹的,哪有坑儿子的啊!还真有!    没爹、没钱,公司运作只能停摆,又不见大平爹的出现,时间稍微一长,有钱投外面的人就慌了神,估量有问题。要是公司开不了了,我们的钱总要还啊!真有钱的人倒也没马上逼大平,像他的哥们,但哥们归哥们,钱你是必须要还的,都白花花的银子交你手上的。其他倒是追大平的爹,但法人现在是大平,追不到他爹就转身追大平,因为借款条上都是公司的章,法院追的也是大平。资不抵债,没生产就破产,还差点涉嫌诈骗。倒算好,公司手续合法,借款依据也合理,最后定性为官方借贷纠纷。大平嘴上还硬,说,我爹有钱,等我爹回来了开厂夜夜干夜夜射夜夜播播不愁不还。有爹圈子里的冤家说,你做梦啊,你爹还会回来啊,原先买厂的钱没准也是他什么中央骗来的,你还不知道,他早就落败了!爹没影子,钱更没影子,爹是存心的,土地证也早暗地里抵押在别处作借贷用了。大平恨的咬碎了钢牙!车子转眼也作了价,但杯水车薪,余下的账已成天文数字压在大平头上。大平没跳楼,犯不着跳楼,是亲爹害的,哪怎么办呢?那就也只能遛,不遛迟早逼死!    别了,我的家,我的亲人!    已有三年没见大平,接近年底的一天夜里,漫天风雪里,安徽广德的鹏程桥上见一旧面包车,车旁一彷徨凄冷的身影,依稀像是大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