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夜夜干啪啪孩子

在静谧的屋子里呆了两三天有个从未见过的女人上门“我是你妈,要不要跟我走。”那个时候的她知道这句话是没有感情的。她笑,疯狂的笑。就像小时候,就像几年前,就像……就像她的父亲死在她夜夜骑夜夜日夜夜干的身边大睁着眼睛变得冰凉。她笑,疯狂的笑。    女人看着她沉默,一根一根的烟当时倒哭起来了说“我仁至义尽了。在道德面前一个个指日日夜夜干不亭着我该怎么怎么做……”女人像嗜血的猛兽红红的眼睛极端可怕“凭什么!凭什么!”女人卡住她的脖颈不敢用力,生怕用力,小心翼翼又没放开“要是你死了就好了,要是你死了就好了。”苍白绝望的哭声从昏暗的屋里传出来,女人紧紧的抱住她。她疯狂的笑,没有生气。她们就像没有根的花枝剩下的只有萎靡,能做的就是等候更萎靡的日子。    女人走了,给她留了几张发皱的钱。她看都没看。透过窗子望着外面她想起一件事:她父亲打开手机放着一个曲子对着她说“记住这个曲子,当我变得冰凉的时候放给我听。”那年她十岁,他牵着她的手走过常常去的街道穿过田野路过菜园子再一团体望一下午的夕阳。风吹过的中央都留下了她笑的声音。    后来她养成了一个习惯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放着那个曲子。周围的人都嘲虐和戏弄着。她觉得没什么,别人的眼里没有我,我的眼里也没有别人。后来的后来她能完整的哼出它的调子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街道,田野,菜园子和有着美观夕阳的屋前。    她说“唱,我想唱。”她一启齿吓跑了所有的孩子。可以用动情来评价她的用心,她一定是在思念一团体,一定是。她哼的是《大悲咒》。悲的什么!万千生灵!咒的什么!万千生灵!    她八岁的时候又一个女人分开了。父亲没有挽留那个女人,关于女人的言辞没作回应。只是双手握在一起坐在床前。“我们说好的,我们结婚你得把她送走。”她也没发飙很平静的样子。各自沉默了大半会儿他的声音也很平静“我懊悔了。”“我可以为你家延后,她不过是一个傻子。”女人变得有些冲动。“他是我的孩子。”他的声音沉稳中带着颤抖。“你死了,她也会被带进坟墓。”“宝啊,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我与她一样是被这个世界丢弃的人。我们孤独,你进不来,我出不去。没有她的时候我偶然还会进入自闭的状态。庆幸的是我的智商有70%能过正常的生活。我们不是单一而是相互依附。我不是坏掉了而是一直就是坏的。”女人走了转身之前看着他的眼睛,布满血丝,深邃,依旧迷人。    他的生活回到了以前的单单调调,看着她的举措就是曾经的自己,钻进塑料箱或柜子里,围着一棵树转好半天,望一下午的太阳,重复且单一的把玩玩具车上的轮子……。他也会厌倦这种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是厌倦,从未分开。他知道除了自己,她一无所有。也许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善良的坚持有着星星点点的光亮,她能表达的语音比以往多30%,事实上间隔正常人还差很长一截。不过已经很好了,她不会在乱叫,她在纸上能画出更多鲜艳的颜色。她的内心单纯而丰厚多彩。    他妄想她可以结婚,她在没有他的时候能活下来。他不求别的:在他不在的时候她有饭吃有衣服穿。在她十八岁的时候他妄想成真了。    那团体是个游吟的诗人,游者,浪也,没有定所。即使那团体喜欢她空泛的眼睛,即使写着关于她的诗作,即使慨叹着她关于绘画的天赋……但这是不够的。那团体不喜欢她哼唱的曲子,不喜欢老旧的街道,不喜欢菜园子,不喜欢门前的那一片夕阳,连她偶然的尖叫也不喜欢。拿什么留住一个能保持一无所有的游子!?爱或许喜欢没有到极致是什么都留不住的。也许不能说是空欢欣,也不能说是妄想,一定要加个代名词他说“这就是命。”    当我们对一些执着的东西要而不得又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把它归结为命,也许命是存在的。他和她已经不幸,可是生活要让它更不幸。他病了,肉体和身体都病了。他在每个夜里不敢睡去,他不是怕自己醒不来。她怕他醒不来之后会一并把她也带入坟墓。虽然她已经二十多岁,但是上人还在,她就还是孩子。    他的肉体越来越萎靡,身体的疼痛掩盖不了无边无际的苍凉。那天他躺在床上,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的阳光,连父母的模样都回想不起。泪爬了满脸抓着她的手臂“你该怎么办?找得到回家的路吗?想得起家和我的样子吗?惋惜没有来世……”她不由自主的哼起了曲子,唱了一夜,清晨的阳光落在他身上,眼睛依旧望着外面,身体已经凉了。    她没有想哭,只不过液体出来的时候她用手接着。原来有感情是这样……原来心疼是这样……原来……我是有感情的,不止念物也念人。    他的后事被那个自称是她母亲的人处理了。她在他坟前唱了一天一夜的曲子,她又到街道,园子,屋前唱。    有人看见她夜里朝着她父亲坟的方向蹦去唱着她钟爱的曲子……去了就在也没有回来。她似乎凭空消失,没有人听到关于她的消息。有人说“她也许死了,有自闭症的那个孩子也许死了。”    他和她是来自星星的孩子,但愿有来世……    黑黑的天空高扬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繁茂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