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夜夜干夜夜射夜夜骑阳之恋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我曾经多么幸运的听到了这么一则爱情故事。故事的女主角叫赵翠,男主角叫胡海。我想在很多少女心中,爱情是纯净而美妙的,稍微有点曲折那叫做爱情小插曲,能给恋人带来甜蜜的回想。但是我写的这段爱情,他们悲哀,但也永恒。    1937年鬼子打到我们的村子,将村子里的房子等物品烧毁抢光,女人成为鬼子的性用品,男人成为鬼子的奴隶。那个时代,中国的男女老少都过得战战兢兢,无时无刻不提防着鬼子的残害。但是我依旧记得我的好友赵翠,她说:“我什么都不怕。”    她是什么都不怕,因为她从事着底层的性行业。关于一个老熟的性从事者,她不仅不慌张鬼子,她还明目张胆的“勾引”。作为一个20年的挚友,我了解她的所有。每当她来我家闲聊,总和我笑说着她接客时发作的各种怪事,我从最开端的顺从听闻到最后也感性看待。在所有的谈笑中,我最为有印象的是她说她爱上了一个乞丐,说要给他生娃。我想所有听到这个事的人都会觉得翠儿又说笑了,但是当她用娇小的身体紧紧拥抱我,在我耳边哭泣的哽咽说她爱他时,我知道她这回是认真了。    翠儿说那团体叫胡海,是负责她那个区的清洁员,当时她说的很直白,说胡海就是个捡渣滓的。我问翠儿为什么会喜欢她口外面带有鄙视的清洁员,她说胡海对她好。我不知道这话是复杂还是深刻,但是我懂得翠儿,她虽然喜欢很多人,但她没说她爱过。她说胡海对她好,便不是一般恋人之间的好。    1938年冬,鬼子们踏破每家的门槛,肆意地烧杀抢掠,将每家每户取暖的器物烧毁,将煤炭倒进冰冷的水里。村子里每个角落除了身体的冰冷,更有的是内心的冰冷和绝望。虽然我作为一名租界区的语文教师,但村里发作的一切,我也能身临其境。    翠儿冬天跑到我家来取暖,顺带把胡海也带来了。那是我第一次见胡海,浓眉大眼,黑黢黢的皮肤,身材瘦瘦小小,比翠儿稍微矮小一点。他的眼睛很迷人,似乎很有故事,声音也格外磁柔。当我握手示好时,他礼貌而含蓄地回绝了。翠儿说他手粗糙,怕磕碜了我的手。我望着胡海笑了笑,打趣地回应翠儿:“我和你们还怕磕碜啥?”    那个冬天翠儿常常带着胡海来看我,我与翠儿相识二十多年,胡海是翠儿第一个正式带到我面前的男人。翠儿常常和我说,从事着性职业,没有爱情没有亲情,稍微来点友情也就从我这能感受的到。我想没有多少人能真正天文解翠儿这类女人,除去她们床上的那些男人,她们心里的男人少的不幸,或许不是少,而是不敢将那些男人放到心里。而胡海是唯一一个让翠儿勇敢地放到心里的男人。    1939年除夕之夜,翠儿推开了楼里的事跑来与我喝酒谈心。那晚月亮很圆很亮,我与翠儿照旧坐在老屋檐上,虽然寒风吹得人刺骨地冷,但酒喝的人暖和也就没什么。我时不时看着翠儿两块扑红的脸颊,觉得十分心爱。那时翠儿已经三十岁了,我打趣地问翠儿:“死丫头,都三十多了,还不和胡海把婚结了。我还等着看你生娃给你娃取名字呢!”    翠儿提高了嗓子喊:“我都不急你急啥!这兵荒马乱的,怎么结婚!”    “哟,你还顾忌兵荒马乱啊?”    “一定顾忌啊,要是拜堂停止一半鬼子打出去,你负责吗?”    “我只是认为你需要退出你的任务,好好和胡海过日子。我日日夜夜想着你能像一般的女人一样,正常的结婚生子过好日子。”    “我过得挺好。”    “有团体陪你你更好。”    “我突然不想拖累他。”    “那你说好的给他生娃呢?”    “我生不了了。我有病。”    “神经病。不阻碍生娃。”    “梅毒。”    好久还是很久我不记得,狼人干综合伊人网在线我只知道后来我应该转移了话题,让她讲她和胡海的相识相遇相知,后果我觉得我做错了,因为翠儿说着说着便声泪俱下。    除夕之后,翠儿还是常来看我。我们都不提起那晚发作的一切,似乎都用喝醉了来逃避话题。直到1940年,翠儿病倒了,我才认真勇敢空中对她的病。    那个年代,医疗落后和人情冷漠让我知道世间爱着翠儿的人恐怕只有我和胡海。除去每周任务假期由我来照看翠儿,其余时间都是胡海在照看。他对翠儿的无微不至让我真正地体会到翠儿说的“他对我好”。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来,翠儿身体并没有变好,反而越来越差。从翠儿的病痛中,我也亲身体验了病魔缠身的痛苦。那疲惫不堪的眼神和苍白的脸庞,那极瘦无力的身体,比起她曾经的风华美貌,让人心生悲痛。    1942年除夕之夜,翠儿在胡海的怀中逝去。我接到胡海的电话,前往翠儿家看她的遗体。去她家那一路上突然觉得寒风不嫌冷,黑夜不觉黑,只觉得心里郁闷,但无法言说哭泣。翠儿在胡海怀中逝去的很安详,认真地看她的脸,甚至看出她在笑。那淡淡的微笑让我明白那时的她一定是世界狼人干综合伊人网亚州上最幸福的女人。    之后与胡海一起收集翠儿的遗物时,看到翠儿与胡海的合照。照片里传来温柔的爱情让我心生羡慕。胡海默默地从我手中拿走照片,一双迷人的眼睛注视着照片里的翠儿好久好久。当时我无法持续站在他身旁,在分开他走向客厅时,听到身后响起一位男士的嘶哑哭声,那哭声的嘴里还说着:“翠儿,我的翠儿。”    那一刻,我不敢回头看,但我想他也和当时的我一样,将各自与翠儿的合照抱在胸前,伤心痛哭。    世间上爱情有很多,但卑微却永恒的爱少的不幸。此刻写下翠儿和胡海的爱情故事,以此来纪念我的挚友,纪念他们伟大的爱情。